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离婚后豪门大佬变乖了 > 第451章 女人急急的叫住他:别走,是先兆性流产

第451章 女人急急的叫住他:别走,是先兆性流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安歌想打他,“不要脸!”
  
  蒋少男在她气得通红的脸上咬了一口,然后握住她的手就往他的身上带,“我还有更不要脸的,你要不要见识?”
  
  安歌:“…………”
  
  蒋少男也就只是吓唬她,当然不会在安喃喃的病房里胡来。
  
  这一夜,蒋少男凭借厚颜无耻之力,成功留了下来。
  
  翌日清早,唐晋行带着几个主任医师过来给安喃喃做术前视察。
  
  安喃喃属于先天性心脏病,进行手术干预后,后期就能痊愈。
  
  整个手术最大的难度就是出血,这就很考验手术一把刀的功底了。
  
  而唐晋行是这方面的专家是权威,所以蒋少男很放心,没那么紧张。
  
  但,安歌不一样。
  
  她就很焦虑,生怕术中出现各种突发意外,所以整个人都心神不宁地厉害。
  
  等唐晋行带着医生做完术前视察后,她就跟着唐晋行走出了病房,“唐医生,手术的时候我能不能……进去观摩?”
  
  唐晋行几乎没有任何的犹豫,就拒绝了:
  
  “没有这个特例。患者亲属观摩手术过程,会出现各种突发状况。比如,亲属接受不了患者开胸手术的创伤面积而情绪激动,这将会严重影响我们的手术结果。”
  
  安歌也是急糊涂了,道:“抱……抱歉,我实在是太焦虑了,所以才……”
  
  “没关系,可以理解。”
  
  说完,唐晋行就带着几个医生离开了。
  
  只不过是,安歌发现其中有一个女医生在没走几步路时回头看了她一眼,那眼底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不怀好意。
  
  安歌多了个心眼,在这时问身旁的蒋少男,道:“刚刚那个女医生,她是什么来头?”
  
  蒋少男答非所问:“有什么问题?”
  
  安歌道:“我说不上来。就是感觉她不是个好东西。她也会参与喃喃的手术吗?”
  
  蒋少男道:“她是护士长,一般大手术会跟着进去帮忙。”说到这,想起了什么,“她好像是林薇薇的表姨母?”
  
  话落,安歌就情绪有些激动的抓住了蒋少男的胳膊,道:
  
  “林薇薇那么恨我,更痛恨你的无情冷血,她会不会收买了她的姨母然后让喃喃下不了手术台?”
  
  蒋少男在安歌话音落下后,就皱深了眉头,道:“我会跟晋行说,让人留意她。”
  
  安歌点头:“好。我去陪喃喃。”
  
  蒋少男嗯了一声后,道:“你去吧。我出去打个电话。”
  
  “好。”
  
  蒋少男来到楼下,就给属下打了个电话过去,“我让你跟踪林薇薇,怎么到现在也没见你那边有任何的动静?”
  
  属下几乎是在他话音落下后,就连忙回道:“总裁,我正要跟您汇报呢。”
  
  “说。”
  
  “总裁,这个林薇薇跟安成年实在是太恶毒了。通过这段时间的监听,他们合谋先在手术中谋杀掉喃喃小姐,然后在这之后找流浪汉侮辱太太,等太太身败名裂被你扫地出门后,他们还预谋了一场车祸准备撞死太太呢。”
  
  蒋少男听着都觉得毛骨悚然。
  
  因为愤怒,他呼吸都跟着粗重了起来,“他们想怎么谋杀我的女儿?”
  
  属下道:“林薇薇花了两百万收买了她的远方表姨,她表姨是京城医院的护士长,一般大手术她都会上。林薇薇让她的表姨在喃喃小姐的手术中略施手段让唐医生出现手术失误,等害死喃喃小姐,就让唐医生来背这个锅……”
  
  蒋少男等他说完,道:“窃听器的证据都留好。”
  
  “是。”
  
  蒋少男掐断属下的电话后,就去见唐晋行了。
  
  唐晋行听完蒋少男的话后,面色震惊,怒道:“可恶!”顿了下,“你想我怎么配合?”
  
  蒋少男道:“抓人得人赃俱获,这样才会被判重罪。我们来个瓮中捉鳖吧。”
  
  蒋少男在跟唐晋行商量对策时,同一时间的医院护士长在这时给林薇薇打了电话。
  
  林薇薇接到她的电话,十分不高兴:“不是让你在事成之前不要给我打电话的吗?怎么手术都还没有正式开始,你就给我打电话?”
  
  这个护士长是个小门小户出生,这辈子就没见过比两百万还多的钱。
  
  她现在尝到了甜头,想坐地起价。
  
  因此,她在林薇薇话音落下后,就笑着道:“表侄女,我就不跟你逗弯子了,你两百万就想让我给你卖命帮你谋害蒋大公子的女儿,我越想越害怕,这万一东窗事发,我全家老小都是要跟着倒霉的……”
  
  她这么一说,林薇薇就知道她打这个电话的动机了。
  
  因此,她连护士长的话都没让她说完,就打断她,道:
  
  “怎么?你想反悔?你要是想反悔,就把钱还回来,大不了我不这么干。”
  
  护士长没想到林薇薇这么说。
  
  这钱都到了自己的腰包了,那就是自己的了,想再掏出来,怎么可能?
  
  因此,护士长几乎是在林薇薇话音落下后,就开口道:
  
  “表侄女,这钱你肯定是要不回去了。你要是不想进行下去,这两百万就当是买我的封口费了,我不会向蒋少揭发你让我谋他女儿这件事的。如果你想进行下去,就得再给我打三百万。我儿子快结婚了,我最近看中了一栋别墅,要五百万……”
  
  护士长话都没说完,林薇薇就愤怒地打断她:“你这个该死的老女人,你竟然敢阴我?”
  
  “表侄女,我也是因生活所迫嘛。反正,这两百万你是要不回去了。如果你强要,我就去找蒋大公子告状,到时候蒋大公子肯定会感谢我而给我一笔不少的酬劳,倒是你,你可就惨喽。”
  
  护士长的话让林薇薇瞬间就意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如果这个老女人真的跑到蒋少男的面前去揭发她,她还真没办法。
  
  但就这样白白亏了两百万却什么都没有办成她又不甘心。
  
  因此,林薇薇一咬牙,就答应了护士长的话:
  
  “三百万是吧?好,我等下给你打五十万定金。等事成之后,再给你打剩下的二百五十五。你要是再出尔反尔,我就拉着你一块下地狱。”顿了下,“你确定,这件事能成功?”
  
  话落,护士长就胸有成竹地道:“当然。我只需要在唐医生给安喃喃麻醉的时候,稍微在麻醉的剂量上动动手脚就可以了。”
  
  “好。”
  
  殊不知两人的对话已经被监听器一字不落地给录下来了。
  
  蒋少男在收到这段录音后,就把录音发给了唐晋行。
  
  唐晋行听完以后,道:“知道了,我会搭好戏台子等她们自投罗网。”
  
  翌日,上午九点,安喃喃被推进手术室。
  
  林薇薇假装身体不舒服来医院检查,就是为了能在第一时间得知安喃喃下不了手术台的好消息。
  
  她假模假式的拿好了体检单后,就跑去心外科那边去了。
  
  安歌看到她出现在心外科的等候室时,想到蒋少男跟她说的那番话,就气得浑身发抖。
  
  但,她还是很快就克制住了情绪,对已经走到她面前的林薇薇道:“林小姐,这么巧?”
  
  林薇薇没想到安歌会主动搭理她。
  
  她表情明显一怔,然后连忙把提前准备好的理由跟安歌说了一遍,道:
  
  “我……最近身体不太舒服,就来这边体检了。正巧,我有个朋友在这边做手术,我就过来看看。没想到,你们也在。”
  
  她说完这句话,见蒋少男竟然不在,一下就松了口气,道:“安小姐,是你女儿在做手术吗?”
  
  安歌冷淡的嗯了一声,道:“你有个朋友在这边做手术?什么朋友啊?叫什么名字啊?男的女的,今年几岁?”
  
  林薇薇:“呃……”
  
  “林小姐,你是听说我女儿做手术,特地跑过来凑热闹的吧?”
  
  林薇薇被安歌冰冷的目光看得头皮发紧,莫名就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半晌,她才恼羞成怒地道:
  
  “我……我就是来凑热闹的不行吗?我就是想看看你这个三了我婚姻的女人能不能有好报。”
  
  她故意说话很大声,引来所不少人侧目。
  
  见到有人朝这边看过来,并议论纷纷,林薇薇就更加嚣张了,她变本加厉的道:
  
  “你这个小三,勾引我丈夫,害得我被我那个无情无义的丈夫扫地出门,我当然要来看这个报应会不会报在你的女儿身上了。安小姐,人在做天在看,你干了那么多丧尽天良的坏事,你女儿肯定下不了手术台,哈哈……”
  
  “啪——”
  
  安歌几乎没有半分犹豫,抬手就给了她一巴掌,打的林薇薇瞬间就止住了笑声,“你竟然敢打我……”
  
  “啪——”
  
  又是一巴掌。
  
  这一巴掌,打得比先前还要重。
  
  直接扇的林薇薇整个人都跌坐在了地上。
  
  她恼羞成怒,对等候区周围议论纷纷的人说道:
  
  “你们都看到了吧?这个小三已经狂到在大庭广众之下对我这个原配大打出手了,我的命实在是太苦了……”
  
  林薇薇哭天抹泪,引起周围热议,有好事者都撸起袖子要来给她打抱不平,“我生平最讨厌贱人小三了,这位小姐,你别哭了,我这就帮你出一口恶气。”
  
  话落,那人就欲要揪住安歌的头发对她进行施暴时,安歌冷声开口道:
  
  “这位大妈,我奉劝你还是不要多管闲事的好。她说我是小三我就是小三了?我还说她是小三呢。五年前,她三了我婚姻,逼得我走投无路离开了京城。今日她又在我女儿手术时来大闹,这种蹬鼻子上脸的女人我早就想教训她了。”
  
  话音落下,就又给林薇薇一巴掌,打得林薇薇耳朵都像是失聪了,翁翁作响的厉害。
  
  林薇薇被打红了眼,“我跟你拼了——”
  
  安歌抬起腿就给了她一脚,“不知死活的东西。还人在做天在看?你倒是敢说。”
  
  林薇薇被安歌冷然冰霜的样子给惊到了,她结巴道:“你……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你恢复记忆了吗?”
  
  安歌当然没有恢复记忆,她只是太痛恨这个恶毒的女人了,所以才会有这样强的气场。
  
  她在林薇薇话音落下后,就冷声道:
  
  “怎么?你很害怕我恢复记忆吗?林薇薇,你花五百万收买你的远方表姨,让她在我女儿手术时对我女儿动手,想谋杀我的女儿,你以为这件事你做得很天衣无缝吗?”
  
  话落,林薇薇就因为过度震惊以及惶恐而瘫坐在了地上,她哆嗦道:“我……我没……我没有,你血口喷人,胡说八道。”
  
  她话音才刚刚落下,安歌就对着她播放了一段林薇薇跟那个护士长的录音,“现在还要狡辩吗?”
  
  “我……我……不,不,我没有,我没有……”
  
  正在林薇薇试图为自己狡辩时,警察叔叔出现了。
  
  警察叔叔一走到林薇薇的面前,就用手铐把她的手给铐上了,道:“林小姐,你是涉嫌谋杀罪,请跟我们走一趟吧。”
  
  林薇薇抵死不从:“你们……你们有什么证据?”
  
  “你想要什么证据?”
  
  说这话的是蒋少男。
  
  他正从原本大门紧闭的手术室里走了出来,并在下一瞬将面如死灰的护士长推到了林薇薇的面前,“你的表姨母已经全招了,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就到派出所去跟警察叔叔说吧。”
  
  伴随蒋少男话音落下,林薇薇再次瘫坐在了地上,面目狰狞的看着他:
  
  “蒋少男,你早就派人监视我了,是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