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这里是灰鹰三号,灰鹰三号归队。”我重新打开了无线电。
   
  “你一定会上军事法庭的!”耳机里传来的声音令我吃了一惊,是将军的。
   
  “我知道。”我说,”我正在迅速靠近灰鹰一号和二号的位置。”
   
  “我知道你的位置,看你的雷达。”
   
  “我看了一眼雷达,惊讶地发现就在我的左下方有一架友机始终尾随着我。我低头下去,肉眼就可以分辨出那架鹞和它机翼上人民解放军空军的徽记。
   
  “我跟着你呢,这次别想跑了。”将军说。
   
  “老大,这不是玩笑吧?”
   
  “老大开过玩笑么?”将军的声音在耳机那端听起来冷漠粗砺,却像个年轻人,”现在我是灰鹰四号。潘翰田为队长,队长阵亡,则由我顶替,我之后是曾煜,曾煜之后是江洋。”
   
  我打开了座舱监视屏幕,上面果然是将军那张时而散漫时而狰狞时而不知所谓的老脸。
   
  “你!你怎么能搞这种事?”将军的声音几乎是暴怒了。
   
  我也是昏了头,我打开坐舱监视屏幕的时候,将军自然会看见坐在我腿上的路依依。
   
  “你……你好……”路依依的反应倒是比我还要快一点,愣了一下之后,绽开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对着屏幕上的将军挥了挥手。她戴着备用头盔,直接接入我们的通信频道。
   
  安静了五秒种。
   
  “你好……”将军终于说话了。
   
  他清了清嗓子:“坏消息。地面指挥塔被冲击波摧毁,我们现在没有支援,必须靠自己完成泡防御的扁平化工作。灰鹰一号,你现在接管全部的指挥权!”
   
  “明白!”耳机里大猪的声音铿锵有力,”我们已经尾随在你们后面。现在全体上升,我将手动开启孔洞。我们很快就要和那些东西面对面了。希望它们对我们这种小虫子的兴趣不大。”
   
  鹞在发动机满负荷输出的状态下像一只怪异的大鸟几乎垂直地上升。
   
  “500……400……300……200……100……开启!”
   
  我们全部穿过了泡防御的表面,飞机继续上升。现在无数的捕食者在我的雷达上面闪动,我们根本就是到了虫子窝里。不,正确的比喻应该是鱼群,就像是一只正在渐渐浮上海面的海龟看着身边飞速回游的鲭鱼群。
   
  我弹出了泡防御扁平化的操作界面,我和大猪二猪的机载计算机被并置在一个虚拟的服务器下,我这边看去他们也开始了操作。
   
  16:40,很快上海就要下陷了。各个城市区块已经被激活,我们就可以缓缓地压低那只泡泡。
   
  “见鬼……”大猪说。
   
  我明白他的意思。软件正在高速检测泡防御表面的能量流动并且不断报错。没有预料到是这个情况。整个泡防御已经接近崩溃了,我们根本无法把这样的东西扁平化,它现在和一只被点燃的炸弹也差不多了。
   
  “怎么办?”
   
  “开始平衡。”大猪的声音静得像是石头,”这些鹞全部配置了泡防御的平衡系统。只要在亚稳状态下平衡波动指数压在0。43以下,我们就可以启动扁平化的程序!”
   
  “保持编队,疏散直线队形飞行,不要惊动这些东西!”将军的声音在通信频道里压得低低的。
   
  我调出了平衡系统的页面,就像以往几百上千次坐在中信泰富广场的办公室里一样,开始平衡一张千疮百孔的页面。这里没有鼠标,只有一个触摸定位系统和一个小型化键盘,我必须单手操作,一手依旧握着操纵杆。这是大猪可以得意的时候,我们三个在分别弥补三个不同区块的能量乱流,他那里明显进度更快。
   
  很快一个区块的高危红色被亚稳状态的黄色取代了,大猪转到第二个缺口,而我的操作只进行了一半。
   
  我不太方便,路依依毕竟也有90多斤重,一个人如果背了90多斤的包袱窝在小小的座舱里也难免伸展不开,何况她还是个会动的活人。
   
  “安静点儿,别就知道抱着我的脖子,你掐死我啊?”我说。
   
  “外面……”路依依的声音里满是畏惧。
   
  我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我一辈子都不可能忘记这个场面。无数的捕食者像是已经饥饿了几万年的魔鬼,在扑向食物前却保持了绝对的宁静。它们高速而有序地飞行,两个个体之间相距不过一米,却偏偏能够控制得那么精确绝不相撞。
   
  它们非常非常靠近泡防御表面了,体形远大于一般捕食者的侦察型就在我们头顶,缓缓开合着它的十几只足球场那么大的巨型眼睛,那么缓慢,温柔得像是情人的凝视。我头皮发麻,这些简直是在最先锋的艺术家的梦幻里才会产生的情景。
   
  我们如今生活在这些异形的社会里,眼睁睁看着它们像是贪婪的虫子趴在有灯火的窗户上,等着那个机会出现了就扑进去吮吸鲜血。
   
  “保持安静,千万不要有异常的加速减速和转弯。我们随时会被注意到。毁掉我们只需要它们吐点口水。”将军的声音在耳机里安安静静的,却强大得能够压迫我们的心跳。
   
  “目前统计完成进度67。45%。”大猪说,”我们还有大概17分钟,徐汇区的区块已经下降,静安区和黄浦区在其后,全城的电力供应应该已经切断,泡防御发生器的指挥权目前全部在我们这里。地面指挥系统自动切断了和这些发生器的联网。”
   
  “这是计划中的事,各个地面指挥部都有一个秘密资深军官负责在这个时候毁掉地面指挥系统。”将军的声音冷冷的,”换而言之,它们被炸掉了。否则谁也不能肯定地面指挥部是否会为了自保而擅自操作泡防御圈。”
   
  我低头看着下面,整个城市被烟尘所覆盖,徐汇区真的已经沉下去了么?还有那家我喜欢的四川菜馆……
   
  “江洋江洋!”路依依摇着我的胳膊。
   
  “怎么了?”
   
  “你看那里!”
   
  我顺着路依依的目光看去,赫然发现这些捕食者的飞行方式发生了改变。我不清楚我们身边现在有多少捕食者,几千,或许上万。它们分成很多队伍,开始互相围绕着盘旋上升,像是一堆蜜蜂嗡嗡嗡地围绕着蜂巢。它们把前面的航路完全挡住了,我们不得不冒险做一个一个大弧度的转向避开它们。
   
  它们没有理睬我们,更多的捕食者开始向着这边汇聚。我们把距离拉到两公里之外,看见远处的那些东西互相围绕着像是组成了一个巨大的茧。
   
  “它们要干什么?”
   
  “不会是什么好事。”将军说,”可惜我们没有时间去观赏。”
   
  “警惕!有捕食者逼近我们了!”二猪首先说。
   
  我全身都是冷汗,雷达上显示大约20只捕食者以一个大弧的队形向着我们这支小小的机队逼近了。很明显这是半包围的队形,它们已经注意到我们了!
   
  “继续平衡!”大猪说,”我们回撤。”
   
  我们整个调转了方向。完成度还在不断地上升,大猪的速度最快,二猪也已经进入状态了,我犹豫了一下,把路依依的手按在操纵杆上。
   
  “记得《模拟飞行2005》么?你去我们宿舍里我教你的。”
   
  “嗯,记得。”这个丫头少有的乖。
   
  “按住操纵杆,不要拉高也不要降低,慢慢跟上前面的……其实就跟开车一样,没什么难的。”
   
  “你要我干什么?”
   
  “我要你开飞机啊。”
   
  我慢慢地放开了手。路依依在我怀里的身体突然绷紧了,可是奇迹一般,她控制了飞机!飞机依旧跟在纵队的最后,没有偏离。
   
  “真是天才美少女!”我不能不赞美。
   
  我的双手一旦解脱出来,立刻可以分别操作键盘和定位触板,平衡速度忽然间上升了一倍都不止。我想我是明白这些捕食者和大猪要做什么的。捕食者要把我们逼回那个”茧”那边去,而大猪只是要我们在被摧毁前完成这个平衡。
   
  最后一次平衡。
   
  其实早该预料到的,以鹞那么点儿的油量,我们难道还能期望去兰州迫降?
   
  “87。62%。”大猪又完成了一个缺口的修补。
   
  这时候我们已经快要走投无路了,要再前进,就会直接撞上那个可怕的”茧”。我的手悄悄按在路依依的手上,预备大猪说转向,我就随时接回操纵。
   
  忽然间,令人无法预料的事情出现了。那个巨大的”茧”上忽然出现了一个缺口,恰好在我们的航路上。所有人都没有说话,我想这个时候他们的心里像我一样已经完全被这个缺口吸引了。这些东西的智商绝不低,它们要给我们看一些东西,它们已经表示了召唤。
   
  鹞冲过了无数捕食者盘旋的外壁,我们启动了空中悬停,四架战斗机面对着茧中孵化的巨大的蛹。我预料到有这玩意儿了,但是没有预料到原来是这样的。不断有捕食者从队伍中脱离出来冲向那枚旋转着的难看的蛹状东西,它的表面是花岗岩一样的质地,或者某种表面上沉积了页岩的贝类,而不同的是,各种突起的脉络纵纵横横地纠结着,有如血管那样搏动。
   
  当我看见一只捕食者接近它的时候,我忽然明白它是怎么来的了。那个瞬间忽然有几条粗大的脉络从表面弹起来,轻松地卷住那只捕食者,一道裂口在花岗岩一样的皮肤上出现,那个口子张大了。是的,它毫无疑问的是一张嘴,它准确地把那只捕食者的头部吞了进去!
   
  那只捕食者在这个巨大的东西面前像是个可怜的孩子,根本无从挣扎。它像是感觉到了疼痛,忽然全身抽搐,那些触须疯狂地挥舞了一阵,然后紧紧贴在蛹的外壁。这个东西死了,或者说它已经被那个大东西融合了,它的触须也被表面吸了进去,渐渐变成了那些脉络一样的东西。
   
  最后我甚至看不出那个捕食者的形状了,只剩下吞噬时溅出来的黄色酸液还在缓缓往下滴落。
   
  更多的捕食者依然义无返顾地靠近了巨大的蛹。它的形状渐渐完整了,我在高精度雷达的扫描图里见过,那就是一艘次级母舰!
   
  “这东西……”大猪说。
   
  “复旦生物所的报告看样子还是有些道理的。”将军轻轻叹口气,”我们完全不能用自己的逻辑去理解这些东西,因为我们其实根本就只有一个敌人。”
   
  “一个敌人?”
   
  “捕食者并不能算是一个个体,我们面对的真正具备完全智力的个体就是月球轨道上的那个家伙。它分裂出来的,无论是次级母舰还是捕食者,都只是这个巨大智慧生物的一个思维单元。捕食者也许是最小的思维单元,次级母舰是几百几千个思维单元的集合。而当次级母舰分裂出捕食者的时候,它其实并不是像生出幼虫那样生出新的个体,它只是拆散了它自己。那么在主体需要的时候,这些个体还能汇聚成新的次级母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