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2008年7月16日,15:30。
   
  地勤人员为我们套上了全封闭的飞行服,他们围着我左左右右地检查氧气管、配枪、工具刀和降落伞,我左右的大猪和二猪也同样被忙碌的地勤人员围着。机库的顶部测试着开启,通过张开的口子看出去,我看见阴霾的天空里,云像是走马那样飞快地流动。
   
  透过防紫外线的头盔镜片,我看见老大靠在钢铁的壁板上抽一支烟。这个老家伙此时流氓得像是一个街头少年,沉默和睥睨中带着迷惘又不可一世的神情。听说他以前也是一流的飞行员,亲自上过战场,击落过敌人。
   
  我听不见声音,这个城市和我已经被这身飞行服隔开了。为我检查装备的地勤伸了大拇指表示没问题了,我也伸了大拇指表示感谢。后面有人递过一把折叠椅子扶着我坐下,我身边就是沉默的鹞式,地勤们缓缓地扯去了它上面银灰色的防雨披。
   
  “起飞时间预定在16:20,不要一直坐着,偶尔站起来活动活动。”老大的声音从秘密频道里传来,”也不要一副英勇就义的样子。你周围的地勤人员以为你们只是要去做一次z计划的系列实验。”
   
  这么说的时候老大把烟摘下来,嘴唇凑着耳麦蠕动,还跟迎面过来的人微笑着打招呼。
   
  “明白。”我们三个的声音一同在耳机里响起。
   
  毕竟不是老大那种资深的老狐狸,这个时候我们三个包括大猪都无法控制那种紧张。我们机械地站起来,像是被拴在椅子上的狗一样,单调地围着椅子转圈。过了一会儿我终于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
   
  “笑什么?”老大的声音在耳机里还是淡定的。
   
  “我在想我们真是土。”
   
  “说得没错。”
   
  “上海真的会沉入地下么?”我说,”上千平方公里的地面,整个陷入地下一公里?难道地下会有这样一个空洞么?”
   
  “不知道阿尔法文明是怎么做到的,不过既然纽约能够陆沉,上海也一样可以。不同的文明对于技术和物质的理解都不同吧,也许那些东西觉得做一个馒头出来很难,挖空上千平方公里的地下结构却太简单了。”
   
  “我们算什么啊?真是小蚂蚁啊?”
   
  “就是小蚂蚁啊,你觉得自己很重要,那是你还太幼稚。”老大这么说的时候扶着机库的大门眺望外面,嘴唇微动,谁也不知道他是在和我们说话,”就像林澜。”
   
  我吃了一惊,目光在头盔物镜下一扫,发现老大已经切换到了一对一的频道,大猪二猪则还是在那里慢悠悠地兜着圈子。
   
  “据说一个人在世界上适合跟他在一起的有两万个人,听说过没有?”老大说。
   
  “没有。”我看着他的背影。
   
  “报纸上看的。其实你遇见这两万个人里的任何一个,也许都会发疯一样爱上她。可惜很多人一辈子都未必会碰见一个那样的人,也有的人运气更差,一下子碰见不止一个。”老大悠悠地说,”碰上了就碰上了吧。喜欢一个人,没有办法的事情,军事法庭都挡不住。就让上帝的归上帝,恺撒的归恺撒,你喜欢谁没办法。”
   
  我笑笑,看来沈姐喜欢这样一个人不是没有原因的,这话至少我说不出来。
   
  “不过你要明白,再怎么,也不过是两万分之一的爱情。”老大的声音慢慢淡了下去,也冷了下去,”世界上还有19999个人,你应该爱的,你根本都没遇上。还有更多倒霉蛋,也就是长到年纪差不多了,娶一个人,嫁一个人,吵架打架生孩子,就这么过去了。”
   
  “没什么大不了的。”老大最后说。
   
  频道里安静下去,我们再也没有说话。
   
  16:06。
   
  警报的蜂鸣声突然在头盔里响起,我愣了一下。
   
  “全体注意,全体注意,紧急警报,紧急警报,一级空袭!一级空袭!”
   
  见鬼了,这个要命的时候,德尔塔文明发动了新的空袭!我和大猪二猪愣了一下,不约而同地冲到机库门口去眺望。这一次所见的一切让人头皮发麻:黑压压的东西从快速流动的卷集云背后出现,他们汇聚起来,像是乌黑的妖风,在空中盘旋,一再逼近防御圈表面,而后在即将接触的瞬间迅速改变方向离开。肉眼可以看清楚这一切。可怕的”嘻哈”声再次响起,穿透了头盔刺进耳膜里!
   
  “见鬼,怎么会有这种声音……”我说。
   
  泡防御会隔开声音,我们唯一一次听见这个声音是在上海大炮开泡洞穿了泡防御、留下一个巨大空洞的那次。
   
  “为了防御圈扁平化的程序,从24小时前就开始储蓄能量,现在这个防御层薄得像张纸,我们看不见的地方有无数的空洞……”大猪低声说,”它们觉察了!”
   
  绚丽的紫色光芒一瞬间照亮了天空,那是一道强大的光流,直接击打在浦东机场上空的泡界面上!三秒种之后,我感觉有人在我胸口狠狠捅了一拳,而后又像是要把我的胸腔拉开。
   
  冲击波!
   
  泡防御的脆弱使得现在在控制台前的操作员不得不启动了弹性防御,弹性防御可以承担更高的光压,但代价是波动会给地表建筑物带来不亚于核武器打击的气波冲击。刚才那一下只是小意思,真正的冲击到来,我们随时会被挤成肉糜。
   
  “起飞!紧急起飞!”老家伙愣了一下,忽地跳起来大吼,”起飞!油料足够你们支撑,保持低空盘旋,等待进一步的命令!”
   
  他的决定是对的,只有这三架飞机被输入了泡防御扁平化的操作软件,如果它们全部沦陷在这个机库里,我们甚至找不到备用的鹞。还是执行方案做得太潦草了,没有充分考虑到此时空袭的应急措施。
   
  我们飞快地钻进机舱,机库顶部的缺口洞开。
   
  “地面控制塔,要求紧急起飞,要求紧急起飞,灰鹰一号确认!”
   
  “灰鹰二号确认!”
   
  “灰鹰三号确认!”我说。
   
  这是我第一次自己操纵这样一架战斗机,灰鹰三号和一号不同,它是单座的,我背后没有老路。我按了按胸口,那枚戒指被我串在挂我身份牌的链子上。老路你如果不死就祝福我,你如果死了就保佑我,我对于我能够搞定这个泡结构没有什么疑问,不过我可不想在此之前失速摔死!
   
  我会把你的戒指带给那个女孩,叫做什么来着?翁阳?嗯,翁阳!
   
  我相信老路给我的任务是个好兆头,我预感到我能够完成这个任务,所以完成这个任务前我不会死,我还有事要做……
   
  飞马发动机的咆哮声中,我紧紧握着操纵杆,控制着这个不安的会飞翔的野兽垂直起飞,机翼在震颤,像是随时会碎裂。我仰望天顶,大猪和二猪的飞机已经是远处的影子了。终于我获得了全部的控制权,我感觉这玩意儿听我的操纵了,机身忽然像是轻了,周围的光包围了我,我腾出了机库,升上天空!
   
  “地面控制塔,地面控制塔,高度800米,我们维持低空平飞,速度0。6马赫,方向西南224度,等待进一步的命令。”大猪的声音从耳机里传来,他是队长。
   
  “很好,保持这个方向,西南区域没有受到打击!不要掉以轻心,在空中遭遇一次冲击波你们就会变成焰火!”老大的声音响起在地面控制的频道里,看来老家伙已经接管了那边。
   
  “保持疏散直线队型,跟上我。”大猪说。
   
  “明白!”二猪回答。
   
  我握着操纵杆,我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手心里都是汗。
   
  在800米的空中俯视着这个城市,街道和建筑快速地闪过。仔细盯着看会有种眩晕的感觉,可是我死死地看着下面,看着那些造价几千万上亿的楼群。我第一次来上海的时候乘东航的班机,大猪坐在我的旁边,降落的时候他漫不经心地指着下面的小区说:“每一个,都是几十个亿。”
   
  那时候我觉得我真他妈的渺小,把我卖了连一个小区的一个小套的毛坯房的窗户都不值。而上海有多少小区?也许上百,也许上千,还不包括路依依家临着湖面的那种豪宅。
   
  而现在一切都不同了,当我握住操纵杆的一刻我忽然意识到我握住了绝大的权力。是的,上海就要沉陷了。后续的救援工作?鬼知道多少人能够幸免。而我有一架鹞,我能逃离这里,虽则我也可能被那些嘻哈嘻哈的东西击落。往日的财富和尊荣和权力现在都算不了什么,杨建南又算得了什么?镁光灯下他那些荣耀的照片最后不过是用在阵亡名单上,如今的上海只剩下三个死亡的豁免名额,我有一个。
   
  我想用这个权力怎样?
   
  其实……我是知道的……昨夜我和大猪二猪并排睡在浦东机场临时搭起的行军床上的时候,大猪问我说你为什么总是看着外面,我说我在想事到临头我会不会发疯。
   
  是的,我是个事到临头会发疯的人!
   
  我用尽全力拉了操纵杆,灰鹰三号在空中划出一道巨大的飘逸的弧,完全偏离了最初的航线。
   
  “江洋你干什么?!”大猪也惊呆了。
   
  我默默地关闭了全部的无线电系统。现在我完全自由了,除非他们动用地空导弹击落我。
   
  方向西北294度,速度0。7马赫,这种高速将给地面带来可怕的噪音。我已经越过了黄浦江,距离只剩下地铁一站那么长……我降下了速度,俯视地面。整个城市骚动了,一直看不见的街头巷尾有那么多人忽然涌了出来,他们不知道去哪里。因为并非面对传统的空袭,上海也就没有考虑防空洞。可是他们现在迫切需要一个封闭的空间来安慰自己的内心。
   
  这次光流的轰炸看似毫无目的,整个泡防御界面均匀地遭受了袭击。德尔塔文明似乎已经意识到它们可以让这东西整个崩溃掉,而不是仅仅击穿一个口子。弹性防御引发的冲击一次一次横扫地面,旧工地上的简易房屋如同被巨大的手捏了一样,忽地向里崩塌了,随后所有的隔热板碎片又像是被爆炸抛洒出来那样,向着四周飞溅。像是有飓风卷过街头,那些停在那里很久不动用的车倾覆翻滚,所有树叶从枝干上被扯下,狂乱地翻滚,有如利刀刮过,鱼鳞急坠。
   
  这个城市在哭泣,我能够听见那声音,从躲在弄堂角落的孩子,到ced区威严的大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