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还值点钱吧?不过也难讲。”他指着天空尽头像是悬挂在那里的次级母舰,”这个东西出现了,一切好像都变得不值钱了。以前觉得f22牛得一塌糊涂,上去干一架,和苏30一个下场。白金钻石什么的,也许弄点土就可以造了。”
   
  “怎么找到她?”
   
  “她还在英国呢,在皇家美术学院图书馆当管理员。她叫翁阳,你能找到的。”
   
  “知道了。”
   
  老路拍拍我的肩膀:“上去再摸摸仪表,熟悉一下,别飞着飞着栽下来了。”
   
  我又走在候机大厅外了,几个月前我在这里送走了梁康。
   
  空寂寂的,我看不见人影。我在高处俯视这个城市,觉得它像是一个堕落而华丽的乐章,一直自己悄无声息地演奏。我大口地呼吸,像是要把肺里的浊气吐出去。
   
  一个脚步声在我不远的地方经过,我几乎是不由自主地抬头看过去。
   
  我看见了林澜,她也看见了我。我们都愣了一下,她低头用手指理了理耳边的发丝。
   
  “林上尉!”有人在候机大厅门边喊。
   
  我看了一眼,那是个我熟悉的大校,负责机场维护和后勤的。他也看见了我,于是住了嘴,似乎不是很方便说话。我低着头,开始迈动步子,林澜默默地站在那里。我和她慢慢接近了,然后远离,相距最近的时候我们的肩头只有20厘米。大校在一旁看着我们,不知能否体会到那一刻的诡异。
   
  擦肩而过的瞬间,我拎着飞行头盔的手不由自主地握紧,喀嚓一声轻响。
   
  我没有回头,拐过一个弯,我放开步子狂奔起来。
   
  2008年7月14日晚,22:30。
   
  锦沧文华酒店1103,中央空调停了,空气暖湿发闷。我喝了一口水,继续写我的信。
   
  爸爸妈妈:
   
  你们好么?
   
  不知道是不是最后一封信,不过也许过几天我们就在兰州见了。
   
  事情是这样的:指挥部安排我执行上海陆沉计划,45个人,我是其中一个,潘翰田和曾煜也是。不知道这个任务怎么轮到我头上的。贼船真是好上难下,当初都是给表哥害了,现在也不知道去哪里埋怨他。具体的时间我还不能说,不过很快了,快得你们大概都没法想象。
   
  妈妈信里说又炒了几个公寓的配额,其实我觉得没必要。按照这个趋势货币迟早会废除,就算捏着钱也没处去买东西,何苦呢?有时间还不如找几个人一起打打麻将。路依依可能已经飞兰州了,和她老爹一起。要是我运气好,没准我们四个人可以凑一桌也难讲。
   
  不过我觉得我一直比较衰,真不是咒自己,就是这么觉得的。
   
  我倒是不怕。
   
  我认识了一个人,想过要跟她在一起,可惜搞不定。
   
  我爱你们。
   
  江洋
   
  即日
   
  我在灯下写这封信,12小时之后,这封信会和其他几千万封邮件一起被打成一个巨大的数据包,用无线信号发送出去。而最早的回复要在36小时之后才会到来,那时候上海已经沉入地下,所以不算泄密。
   
  我保存发送完的瞬间,灯黑了,笔记本屏幕也黑了,整个城市都黑了。
   
  我走到窗边向外望去,那些寂静无人的街巷中忽然有大大小小的人影出现,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议论着,隐隐约约有些不安的模样。偶尔有人高喊几声,声音很快又低落下去。因为没有人回答他们。
   
  终于有一个高亮的声音出现了。一辆白色的宣传车缓缓驶过南京西路,架在上面的喇叭高分贝播送着:“请各位市民保持平静,这次紧急断电是按计划对供电系统进行的测试和检修,电力供应将在三个小时内恢复,请各位市民在家中等待……”
   
  三三两两的人又在街头站了一会儿,分别消失在楼宇街巷的不同入口。高音喇叭的声音远去,周围渐渐寂静下来。
   
  这不是普通的断电,是陆沉计划的预演之一。当整座城市沉入地下,所有高压输电管线都会因为地壳的剧烈变动而出问题,到时候势必要全城断电。他们正测试断电的操作程序。
   
  那个时间点越来越近,还剩下不到42个小时。
   
  我依然站在窗前,我的视野里已经空无一人。
   
  西南面的天空里出现了隐约的紫色,似乎又有轰炸。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是收到短信的声音。
   
  “837,各单位在外人员请注意,莘庄上空遭到了小规模的轰炸,原地待命,准备支援。”
   
  “837”,又是这个警报。这样的夜晚,你站在天空下,有时候和一个人并肩,有时候独自一人。
   
  “那我现在对你说!不要再来找我了!”这话忽地炸在我耳朵边,空空地带着回音。
   
  心里很重,像是绾着一根绳子,有人在下面扯了扯。
   
  可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不舍得的呢?本来不是你的,也就无所谓失去了,还搞得那么悲伤的。
   
  人有的时候就是这么贱,总是想着回头回头再回头,仿佛再看一下就会有奇迹发生。可事情已经是那样的,该尝试的已经尝试过,该发生的已经成为过去。这个结果你不喜欢,可是你只有接受,多看一眼有什么用呢?相信你自己的眼睛,你不可能骗自己到死。
   
  我的手指停在键盘上,很久不动。屏幕的蓝光在黑暗中凝滞了20秒钟,熄灭了。我把手机慢慢地放回桌上。
   
  我看见那只小野兽的背影了。它扛着它的小包袱走在苜蓿盛开的小路上,渐行渐远,就这么分别吧,不要回头,不要让我看见那个小东西沮丧的脸。
   
  我靠在窗前,看着天空中紫色的流星和盛开的紫色大丽花。它们的花瓣破碎在那层透明的壳上,流水一样向着四方奔流,熄灭时仿佛烛火迎着突如其来的寒风。
   
  她说这是一个将被记忆的时代,可是留下来记忆这个时代的是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