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嗨,你听说没有?第一指挥部和第二指挥部就要搬到地下了,所以把我们放在这边,那边正在打包设备。是不是怕地面指挥部顶不住啊?”
   
  “头儿的事情,我们少管。再喝一杯。”大猪挥舞着咖啡壶。
   
  “饶了我们吧,真的不敢打盹了!”二猪苦着脸使劲摆手。
   
  “那再休息十分钟回去,无论如何撑过今夜!”
   
  大猪刚才泡了一壶苦得让人想吐的咖啡,逼着我和二猪一人灌了一杯,否则我们两个已经趴在工作台上睡死了。这是我们连续值班的第36个小时,前所未有的高强度工作。这里是设在金茂大厦第三指挥部,77楼,我们脚下是一度繁华锦绣的陆家嘴。我们三个打开了一扇玻璃吹着夜风,在封闭的屋子里坐久了,夜风中带着一股槐花般的清香。这种静馨反而让人更想睡去,偏偏身体里那股浓咖啡的咖啡因作怪,让脑神经似乎还有一根是绷紧的。
   
  上海泡防御指挥部有三个分部,中信泰富的第一指挥部,恒隆广场的第二指挥部,还有陆家嘴金茂大厦的第三指挥部。事实上这三个指挥部的职能都是一样的,不过是三个拷贝,一个出了问题,另外一个立刻可以补上。
   
  “出了问题”,是指”被摧毁”。
   
  如果像二猪说的,指挥部决定迁入本来已经很拥挤的地下工事,那么看来指挥部高层对于泡防御的态度里,担忧已经占了上风。不过大猪是对的,我们这些算泡泡的,管不得那么多的事情。
   
  远处隐隐约约的星辰闪耀,在我眼睛里一个变两个两个变四个……我响亮地扇了自己一个嘴巴。真是管用,脸上火辣辣的痛感瞬间就让人清醒了一些。我把已经凉了的最后一口咖啡灌了下去:“走!回去!”
   
  “你没事儿吧?”大猪跟着站了起来。
   
  “没事,这几天挺好的不是?”
   
  我真是觉得这些天过得还不错。
   
  其实也就是这样吧?这个世界上,无所谓谁不能没了谁。我开始觉得第三指挥部真是一个不错的地方,我看不见,于是也想不起……虽然我曾经一度觉得站起来就可以看见林澜坐在二十米外桌边的身影是那么重要……
   
  就让日子这么过下去吧,尽管有些不同了。很多年以后林澜也会变得眼皮下垂花甲黄昏,我和她对面走过,各自拎着一只菜篮在市场里买菜。到时候再想起很多年以前我们发神经一样的决裂,会不会觉得很可笑?
   
  “你别硬撑。”大猪拉了我一把。
   
  “真的没事。”我想甩开他。
   
  二猪也站了起来,发了几秒钟的呆,忽地也狠狠扇了自己一个嘴巴。
   
  “你也发神经?”大猪惊诧莫名地看着他。
   
  “我也发困而已……”二猪耷拉着脑袋。
   
  “这么点儿出息!”大猪作势要去拍他的脑袋。
   
  凄厉的警报声像是快刀一样切破了死沉沉的气氛,回旋的红光让人一瞬间把困倦和所有乱七八糟的东西都忘到爪哇去了。
   
  大猪的手停在半空中。
   
  我们三个愣了一瞬,然后像是三只抢食的野狗那样扑到各自的控制台边,刚刚扣上耳机,就听到耳机里面苏婉的声音:“各部门预备,各部门预备,175。45度,45千米,大量目标出现并急速逼近!”
   
  她现在坐在整个77层最核心的中央控制台前,被无数的服务器和电缆包围,我只能从那些铁格子的缝隙中看见她的手迅速在键盘上跳跃。她现在是协调员了,负责分配任务给不同的操作员。以前负责这项工作的是林澜。现在林澜留在了中信泰富的第一指挥部,有人说她很快就会调走,因为她就要结婚了……
   
  我高声骂了一句说:“他妈的,去死!”
   
  必须把那个在窗上写画的女人的影子赶出我的脑海,现在不是想到她的时候!整个指挥部里的每一个人都听到了我的声音,不过没有人管我,就在我骂那一嗓子的时候,第一道光流已经轰击在泡防御圈上了。
   
  “1号缺损,缺损度48%,危险级别b+,13号、15号操作员执行修复。”
   
  “明白。”我和大猪的声音同时出现在公共频道里。
   
  我是15号,大猪是13号。
   
  “2号缺损,缺损度36%,危险级别c,7号、9号执行修复。”
   
  “3号缺损,缺损度72%,危险级别a,4号、17号、23号、24号执行修复。”
   
  ……
   
  我看着屏幕一角我的心跳频率在急速地升高,心电图和脑电图的波纹剧烈地震荡,肾上腺素的水平已经飘红。我的全身肌肉像是无数扯紧的弓弦,每按动一个按键是一次发射,随后立即再次扯紧。其他的人也都一样。如果这间屋子里有人现在没戴着耳机,会听见无数敲击键盘的声音混合在一起,像是千万只蚂蚁搬家的声音被无数倍放大后的效果。
   
  这是一次大规模的进攻,雷达上显示至少有30艘以上的次级母舰集中在175度角的方位,但实际数目应该远不止这些,有一些次级母舰具备和月球轨道上那东西一样的全隐身效果,例如上次那艘巨无霸,直到它发射,我们才知道它在那里。
   
  好在不同于上次在南浦大桥边,第一指挥部的精英技术员目前都在这里,大猪二猪和我都对技术很自负,整个泡防御界面的能量流还算稳定,技术员们均匀地抽提了其他区块的能量,像是一群拆东墙补西墙的高手。
   
  我偷空向窗外看了一眼,紫色的光流溃散之后向着四周飞速流溢,最后溅落在泡防御圈外面的土地上,爆发出沉雷一样的轰鸣。
   
  “准备迎接高强度冲击,倒计时10秒!”苏婉的声音在耳机里冷硬得像个男人,没法想象她在电话里大喊说江洋江洋快点出兵来帮我时的语气。
   
  我的思维被扯了回来,雷达上还是在175度的方位,一个强大到不可思议的能量高点开始闪烁。
   
  “见鬼!”我说。
   
  “又来了!不要在公共频道里骂街!”大猪说。
   
  真给我猜中了,那群次级母舰中藏着一个大家伙,它一直在等待时机。
   
  “9!8!7!”苏婉不管我们。
   
  “局部能量反应开始升高!”
   
  “函数流系统正常!”
   
  “6!5!4!”
   
  “弹性防御开启!”
   
  “后备能源储备完毕!”
   
  “3!2!1!”
   
  我迅速调出那张马鞍形状的泡防御界面能量图,就像第一次那样,一个尖刺形的突起迅速出现,而不同的是,迅速有其他区块的能量流过来补充,整个泡防御界面的能量流动图上像是出现了一个巨大的漩涡,在不断地吸纳着周围的海水。
   
  “蓝海战术”!奏效了!
   
  这是新的战术,把拆东墙补西墙的技术发挥到了极致,但是也是极危险的战术。当我们抽提其他区块能量去对抗光流的时候,天知道多少个空洞同时出现在天空里,原本铜墙铁壁一样的泡防御界面像是一张筛子。
   
  “危险解除!”苏婉说。
   
  马鞍上的尖刺迅速下降,能量开始回流到其他区块去。根据上次的经验,距离那个巨无霸下次开火还有至少一分钟。好歹可以喘口气了。
   
  我喘着粗气靠在椅背上,我的心跳频率还是居高不下,胸膛里像是在打鼓。
   
  “江洋你的身体状态报出危险了,休息一下。”苏婉说。
   
  我没有拒绝的余地,她掐断了我工作台上的电源,我被强制进入休息。我站起来,觉得有点头晕,跌跌撞撞地走了几步,想出去呼吸一点儿新鲜空气。
   
  我愣了一下,一滴水滴在我面前的地上,化纤的地毯上冒起一缕淡淡的青烟。
   
  我往后退了几步。这个场景太熟悉了,让我忽然间有种极度不祥的预感。我抬头看着天花板,那里有一小块湿迹,不过是指甲盖那么大,一滴水挂在上面,淡淡的有点黄绿色。它再次滴落,滴在刚才的位置,那里已经黑了,泛着一股淡淡的焦糊味道。
   
  湿迹扩大起来,越来越快,很快它变得有拳头那么大了,然后像是花盆大小,然后像是水缸,然后……头顶传来似乎很远又似乎近在眼前的”空空”声。我在喉咙里低低地吼了一声,我从来都不敢想象自己发出那样野兽般的恐惧的低吼。
   
  “闪开!”我对着周围咆哮。
   
  可是没有人看我,这帮疯子已经完全进入了工作状态,他们的耳机也足以隔绝一切声音,这见鬼的新型耳机!只有中控台的苏婉看见了我的异状,我拼命地对她挥手,她急忙去摘耳机。
   
  可是已经来不及了,我扑出去把身边的大猪抓起来。他受惊了,推着我的胸口想要抗拒。我二话不说一个嘴巴抽在他脸上,把他的耳机扯掉,用尽全力把他推到了一边去。
   
  大猪是我唯一来得及救的人,那块湿迹开始塌陷了。我紧跟着猛扑出去,带着大片的灰尘,天花板崩溃,一个像是巨型蟑螂有着花岗岩皮肤的玩意儿落在地板上,挥舞的触手瞬间套住了周围工作台上的几个操作员。熟悉的场景再次出现,触手抽紧,男人的胸膛塌陷下去,甚至来不及哼一声。
   
  捕食者!
   
  刚才的蓝海战术中出现了孔洞,这东西穿过孔洞,降落地点是金茂大厦的上方。它在短短的几十秒内凿通了几十层楼板,直接侵入了泡防御指挥部的控制中心。
   
  这只捕食者出奇的小,形状看起来更像是一只大章鱼,根本像是为这次突袭度身定做的。它头部硕大的眼睛开合了一次,确认了周围的环境,闪电般地蠕动着前进。确实是蠕动着前进的,可是快得像是眼镜蛇的进攻,一个操作员想要闪开,可是擦身而过的瞬间,他忽然断成了两截!
   
  我看着那一地的鲜血,想到了那东西的”脚趾甲”。
   
  它所到之处所有人都尖叫着逃离,它几乎没有遭遇任何阻碍,直扑中央控制台的苏婉。有个操作员想要阻拦它,手里没有东西,只好举起显示器砸了出去。可是这东西就像是武林高手接飞镖一样,一根触手扬起,轻松地卷住了显示器,显示器便像块豆腐那样分崩离析。苏婉的脸上惨无人色,她也想要逃走。可是已经来不及,她被围在几排服务器中间,只有一个狭窄的出口,而那个出口前已经有一条触手横在那里了。触手搭着左右的铁支架,只是稍微抽紧,就把铁架拉弯了。如今这些支撑服务器的架子像是一个牢笼彻底困住了苏婉。
   
  被推倒的工作台边闪着耀眼的电火花,捕食者经过的地面上洇着大片的血迹。它把触手全部投了出去,搭在了那组服务器铁架上。苏婉死死地靠在背后的墙上看着对她缓缓睁开的绿色眼睛。我爬起来抄起一张椅子想冲上去。
   
  “别傻了!你救不了她的!”大猪一把扯住我。
   
  忽然整个办公室安静下来了。
   
  捕食者忽然停下,保持着挥舞触手进攻的姿态,却并未继续推进,像是一部电影放映中被卡死了。办公室里回荡着大家惊惶的喘息声,还有嗡嗡的风扇声……风扇声?为什么会有那么大的风扇声?我觉得有什么更加可怕的事情即将发生。我大着胆子站起来,看见所有服务器的绿灯都快速地闪动起来,它们的风扇全部开动,像是满负荷运算的样子。
   
  “我操他妈的!这个东西在读硬盘!”大猪忽然吼了一嗓子。
   
  我哆嗦了一下,心里透亮。这东西不是为了杀我们而来,它是为了泡防御发生器,它要阿尔法文明留下的某些东西!
   
  二猪飞起一脚踢碎了消防窗口的玻璃,抄出两柄消防斧一柄扔给我,举起一柄豁尽全力砍向一根触手。消防斧,我们要是去好莱坞,定能胜任电锯狂魔这类角色。不过已经没有时间顾形象了,我掂了掂斧头,扑上去全力砍在另外一根触手上,它丑陋粗糙的尖端刚刚搭上一台服务器,立刻粘上了,迅速生出新的粉红色的肉质触手,像是婴儿的手指,又像是海葵。而这些看似幼嫩的触手释放出了无数细丝,细得肉眼几乎无法分辨。那些细丝仿佛蛛丝一样迅速地包裹了服务器,从电子元件和通风口的缝隙钻了进去。
   
  像是砍中了橡皮,消防斧被弹开,触手上留下了二十厘米长的缺口,浓腥的气味扑面而来,黄绿色的液体飞溅。我跳起来闪过,那些液体落地冒着白烟,带着”滋滋”的声音腐蚀着化纤地毯。我再看消防斧,已经没有刃口了!
   
  又是一个变种的捕食者,和我们上次遭遇的那只不同,它的整个肢体里面估计都是这种可怖的酸液,用来保护它自己免受伤害。
   
  惨叫声从我背后传来。我猛地回头,看见一个操作员抱着头在那里转圈,把消防斧扔下。他满脸都是黄绿色的黏液,身边有一根被斩断的小触手,正扭动着喷洒酸液。那个兄弟转了两圈趴在墙壁上,再也不动了,很快,他的脖子一弯,头掉落下来,滚动着露出了白骨。
   
  这样强的酸液……绝不是上次那个东西可比的。
   
  “别愣着!”大猪大吼,”不能砍它,就砍服务器!”
   
  我们忽然清醒过来。我和二猪一起扑向了周围。首先敲碎了工作台旁的机箱。这些计算机里面同样存储了海量的泡防御圈资料,我一斧头劈开机箱,跟上一斧头把硬盘砍成两半。二猪的操作跟我也差不多,周围的人也纷纷踢翻自己周围的计算机,举起椅子往机箱上砸。
   
  一斧子劈开机箱,一斧子敲掉硬盘;再一斧子劈开机箱,再一斧子敲掉硬盘;我机械地操作着,像是一个忘我的樵夫。我们在跟那个捕食者抢时间,多一秒钟就能抢回很多资料,最电子化的资料要用最原始野蛮的方式来抢夺,科学技术还真是跟我们开了一个大玩笑。
   
  “犯混啊你们!”大猪推了我一把,”用得着那么费劲么?砍掉电源就可以,那玩意儿还自带电源不成?”
   
  “废话!它当然自带电源!你自己看看那边的服务器!”我指着中央控制台。苏婉站在最核心的区域,手里拿着拔下的主电源插头。而所有的服务器硬盘的绿灯还在发疯一样狂闪。
   
  “见鬼,还是个电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