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尊敬的各位来宾,现在请允许我介绍,我们在b1021作战中的英雄指战员,”主持人一扬手,”杨建南中校!”
   
  大家一起转向主席台,掌声热烈如沸。杨建南面无表情,在灼灼目光中登台,一身白色军服笔挺,腰挺直如枪杆,胸口上一列挂了三枚我叫不出名字的奖章。
   
  “在刚刚结束的b1021作战中,杨建南中校指挥的上海大炮进行勒这门地基巨炮有史以来的第一次和第二次发射,根据事后的录像统计,成功地歼灭了至少1052只捕食者,在这场战争开始以来,这是前所未有的重要战绩。可以说这一战改变了我们在对德尔塔文明抗战中被动挨打的局面,为了我们进一步的反击提供了实际操作经验,更是鼓舞了整个部队乃至全人类的信心和勇气!”主持人声音宏亮。
   
  台下的人又是哗哗地鼓掌。
   
  这里是上海展览馆的正厅,老式的苏式建筑,可厅堂真是宏大壮观,7488部队的几乎所有军官乃至于预备役都应邀参加了这次盛大的酒会,高级军官们穿着黑色的军礼服,女军官的军礼服则是白色的一步裙,他们的领章都换成了7488部队的单翼鹰标志,让军队的就会平添了一股老贵族的华丽。串行在人群中的是电视台和报社的记者,摄影机架得很高,灯光从四周投射下来,多少让人有点不舒服。我们不像是来这里品尝冷餐和葡萄酒的,更像是摆着被拍的。
   
  这是一场做秀,市政府是希望借机鼓舞一下市民的热情吧?连杨建南这种重磅的棋子都被摆到了摄影机前。
   
  “杨中校,请问你面对成千上万的捕食者时,心情是如何的?”主持人像个八卦记者。
   
  “我很紧张。我的心跳频率很高,而且也不确定这个战术是否能生效。不过在我看来那时候必须有一个有力的应急战术出现,否则我们将成为捕食者的食物……”
   
  看得出主持人有点急了,杨建南却并不看他频频施来的眼色。这家伙看外形和做事都像是一块铁板,他以为是如何的就如何说。不过主持人无非希望他能够渲染一下成功,他这么说倒像是威吓市民了。
   
  杨建南说的也是事实,如果那时候上海大炮不发射,泡防御指挥部未必能够确保上海不遭受光流的轰炸。
   
  “我们尝试了,我们成功了,我代表我们的全体指战员感谢领导部门,全体战友和市民对我们的信任,并宣誓将以我们的力量为上海的保卫做出更大的贡献。”杨建南说得很简短,把话筒递还了主持人。
   
  “真是军队的superstar啊,”主持人恭维着,”杨中校……哦……我已经不能称您为中校了……”
   
  他忽然提高了声音:“总政治部经过紧急审核,杨建南中校授一级战斗英雄勋章,上校军衔!”
   
  他打开了手中的盒子,一级战斗英雄的勋章在扑上来的镁光下光辉刺眼。隆重的军乐响起,年轻的女军官捧着托盘登台,托盘上是两杠三星的肩章。
   
  我敢打赌解放军有不少上校,不过没有任何一个有杨建南那么风光,在那么多人的视线下光辉隆重地扛起了上校军衔。他今年多大?好像是31岁,林澜说的。比我大七岁,比我高四阶,我想我31岁的时候不过是一个上尉吧,依旧坐在工作台前算泡泡。
   
  我忽然注意到杨建南并未看那些耀眼的勋章和肩章。这个铁板样的家伙安静地看着台下。我的心里咯噔一下,看过去,那个角落里林澜轻轻地拍着巴掌,轻轻地笑。掌声震耳。
   
  所有人都鼓掌的时候,我和将军是唯二的两个例外,我注意到他站在人群的角落里,脸色生青。
   
  我紧追着将军的步伐出了展览馆的前门,我们背后还满是掌声笑声和音乐声,走出门却立刻被湿寒的夜风包裹。老家伙猛地一抖防雨风衣穿上,拉紧领口顶着微雨,大步流星地走下台阶,毫不理会在门口跟他打招呼的那位大校。
   
  黑色的奥迪立刻滑了过来,我拉开后门,将军闪了进去,一拍身边的座位:“坐这里!”我有点诧异,通常我是坐前排,不过我看得出他招我一起离开是有话要说。我钻进车里,和他并排而坐。
   
  “去哪里?”司机打着方向盘。
   
  将军随便地挥了挥手,挺得笔直坐在那里,嘴角线条拉得铁硬,目不转睛地看着前方,像是一只蓄势的狮子,牙齿已经磨得雪亮了——这是他最可怕的时候。
   
  “怎么了?”我试探着问。
   
  我知道他这一脸的杀机有非同寻常的理由……至少跟我的理由不同。
   
  将军没有立刻回答我,他缓缓地举起手在脸上用力揉了揉,像是要把那张生铁一样的脸揉得柔软一些。
   
  “他是电,他是光,他是唯一的神话,他就是他妈的superstar!”他忽然发作了,低声吼叫,额头的青筋夸张地跳着,这只狮子像是要扑出去吃人。
   
  我笑了起来,我想到了他的手机铃声和沈姐门背后s。h。e。的大幅招贴。将军猛一扭头,恶狠狠地看了我一眼,目光像是刀子要从我脸上剜去一块肉。
   
  我又犯错了,这个场合实在不该笑的。
   
  将军抽回目光,疲惫地靠在椅背上:“这帮好大喜功的家伙,这一次的错误会把所有人送去见马克思!”
   
  我感觉到了那话里的酷寒,什么都不敢应。
   
  奥迪无声地滑行在空无一人的南京西路上,车里的空气像是凝固了。
   
  “江洋,你有没有感觉最近泡防御平衡指挥部的人员增加了?”过了许久,将军自己打破了局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