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十一章

第十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说huge的deepred好还是gucci的envyme好?”
   
  “什……什么?”
   
  “什么什么啊?香水!香水啊!我娘要过生日了,我想买一瓶香水送给她。”
   
  “拜托你说中文好不好?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我四级过了两次才过去?”
   
  “好吧好吧,‘深红’好还是‘羡慕’好?”
   
  我站住了仰头望天,沉默了一会儿,再低头去看路依依:“其实有些中文和英文差别不大……”
   
  路依依不管我,跑过去趴在卡地亚的橱窗前伸长脖子去看那块万字花纹的纯金链坠:“其实我娘一般只用hermes的caleche,我想送一瓶显得年轻点的。”
   
  “你抹的是什么?”
   
  “giorgioarmani,男士香水,闻闻?”
   
  我很配合地接过路依依伸来的衣袖把鼻子凑上去摇了摇,像是一条小狗。“前香是豆蔻和海藻,中香是茉莉花,风信子啥的,后香是麝香。”
   
  “劳动人民觉得自卑,你说的这些我都不懂——海藻也是香的么?”
   
  路依依翻翻白眼:“那就继续自卑吧。”
   
  我们两个甩着步子走在中信泰富广场下面的商厦里,这不是一个逛商场的好时候。
   
  战争开始的时候市委领导做了振奋人心的动员报告,表示即使外星文明压境,上海作为国际化的大都市,依然能够心不惊肉不跳,面不改色微微一笑,毙强虏于泡防御圈之外。所以南京西路依旧繁华,各种奢侈品店灯火辉煌,红男绿女川流不息,光流轰击在泡防御圈上溅起耀眼紫光的夜晚,还有街舞团队在恒隆广场前的露天舞台上随着音乐欢蹦,伴着围观人群轰天的喝彩。
   
  不过这毕竟不是《太空堡垒》,德尔塔文明也不是天顶星人,那些东西一不怕音乐二不怕舞蹈,而且耐性超人,今天炸不穿明天继续来炸,空袭警报声最终取代音乐成了这个城市的主旋律。奢侈品店的库存在日益减少,粮食配给也在逐渐收缩,新鲜的肉类换成了冷冻的,蔬菜变成了压缩的,破损的橱窗没有人修补,压抑得受不了的年轻人在一夜之间把南京西路上所有汽车的前窗敲碎了。
   
  战争胜利是一件遥遥无期的事,微微一笑唱歌跳舞战胜外星人也成了一个笑话,而强撑着继续开放的奢侈品店门可罗雀,时尚男女们如今缩在家里脸色像是秋霜打过的茄子。唯一不担心的似乎就是我们这些军人,也许是因为距离死亡太近了,近得令人麻木起来。
   
  当然,还有路依依,我不能不说这个丫头很神奇。
   
  自动扶梯静静的停在那里,阳光大厅正中的巨大花球零落了一大半,看着萧索。
   
  玻璃顶棚原来是一周清理一次,现在那上面满是灰尘,残缺不全。kenzo的门口,女营业员一身黑色的西装套裙,外面却罩着军大衣,一种历经沧桑的眼神看着放眼所及的唯二两个顾客。
   
  就在这样的环境里,路依依一蹦一蹦的跑在扶梯上,发梢起落,高跟靴子踏着铁板叮叮作响,她窜到二楼按着膝盖对我喊:“来啊来啊!”
   
  午后的阳光不错,从破了无数洞的阳光天棚里上下来,路依依站在光影分界线上,未染过的头发被光照得透明起来,跳荡着阳光特有的金色。她对我伸着手,就像是要拉我。“什么东西?”我被她扯到橱窗边。
   
  那是一双prada的靴子,白色的,绒面,7、8厘米的高跟,看着很精致合脚的样子,在靴子口上有一圈可爱的白毛。路依依接着膝盖盯着它看,眼睛里光彩流溢,她转过来问我:“怎么样?”
   
  “蛮好……就是……”我抓了抓头。“什么就是?”
   
  “我怎么记得有一张playmate的图上,就是这样一双靴子……?”
   
  “对阿对阿!”路依依露着白净的牙齿笑,”我也是一看到就想起那张playmate了!”
   
  prade的门店里一个店员探了探头:“5700,就这一双了,合脚就拿走好了,八折。”
   
  “多少码的?”路依依问。“36。”
   
  “正好正好,我就是36的。”路依依点了点头,拉我,”走吧。”
   
  我愣了一下:“不买了?你不是很喜欢么?喜欢就买吧啊。”
   
  “我不要。”路依依摇摇头。“喜欢又不要?”
   
  “我小时候就是这样,逛店的时候我最喜欢的那个东西我就指给带我逛店的人,可是他们要给我买,我就是不要。我等着他们记下来,悄悄去买了等我过生日或者过圣诞的时候包在礼物盒里面送给我。”路依依轻轻地说,她把整个脸贴在玻璃上,去看那双靴子。她的鼻子被压得圆圆的,脸蛋因为受了玻璃的寒气,泛起额外的粉色来。
   
  我忽然想她的脸捏起来想必很有趣。“太拽了吧?”我说。“东西再贵也没什么了不起啊,记住不记住才是关键的。”
   
  她忽然扭过头来盯着我,非常用力地瞪大眼睛。
   
  我往后小蹦一步:“哇,依依你这个暗示真是太强了,远比孙悟空的老师在他后脑勺上连敲三下要好理解!”
   
  “没办法啊没办法啊!”路依依跟着蹦过来拽着我的胳膊,眉开眼笑:“你没有孙悟空聪明啊。”
   
  “哇噻,五千多的靴子?就当我没听见好不好?”
   
  “喂,大家出来混迟早都要还的,你吃了我好多顿饭的。”
   
  “早说是高利贷我就不吃了,老话说啊,拿了我的送回来,吃了我的吐出来……”
   
  “那边那边!”
   
  我还没有说完,路依依一溜小跑,扯得我一个趔趄。
   
  一个没有人看管的领带专柜,木格子里一卷一卷地放着几十条各种领带,色彩斑斓像是抽象派的画儿。“喂,你有几条领带?”路依依在那些领带中间翻检。“一条,上大学前我老娘买给我的,用来配我那身阿玛尼的西装,不过是冒牌的。”
   
  “不会吧?什么颜色的?你多大了,才一条领带?”
   
  “压在箱子底下呢,颜色记不太清楚,反正是个海豚图案的。我又不穿西装,要那么多领带干什么?”
   
  路依依翻翻白眼,很是蔑视:“拜托,你不看杂志的啊?男人的领带数目代表他的成熟度!你可以只有两身正装四五件衬衣,不过领带可是要天天换的。”
   
  “这个倒是听说了,据说辛德勒出来混世界只有两件衬衣倒有十几条领带。”
   
  “嗯,记得不错,表扬一下——里面有哪条你觉得喜欢?”
   
  我的目光扫过,最后拣了一条起来,是一条银色锻面的。“嗯,这次还有店眼光!这条好,衬黑色最合适。”路依依拍拍巴掌,笑眯眯的。”
   
  “我那身armani是棕色格子的。”
   
  “好啦好啦,都上大学前买的衣服了,扔掉好了。我是说比较衬军礼服,军礼服不是黑色的么?”
   
  “预备役中尉,没有军礼服的。”
   
  “等你升成将军再穿,配这条领带。”
   
  “你这么说真让人不由自主地悲凉,你难道是说等我混成老头了,就可以戴这条领带了?”
   
  “走吧走吧。”路依依扯我。“啊?我还以为你要买了送给我的。”我说。“拿靴子来换!”路依依对我比了一个鬼脸。“哼哼!领带便宜!赔本生意不做!”
   
  我们两个重复着这样没内涵的对话,走在阳光下的商场里,路依依拎着几个纸袋子,我也拎着几个。周围空荡荡的无人,她在阳光投下的窗格子的阴影间蹦格子,长发发梢缀着银的米老鼠坠子,一起一落。
   
  手机短信声从我口袋里传来,这一切的美好忽然都中断了,我懒洋洋笑着的表情难看地凝在脸上,去口袋里摸手机,看着路依依蹦得越来越远,嘴里”一”,”二”,”一”,”二”地念着。“934。”
   
  我几乎是蹦了起来,把提袋往路依依胳膊上一挂,拔腿向着门口飞奔而去。“怎么啦?”路依依在我背后大喊。“紧急集力狂奔。
   
  路依依应该是愣了一下,然后她叮叮咚咚的高跟鞋声音跟在我背后追了过来。
   
  我一头冲出大门,看见斜刺里一辆装备了防弹庄稼的重型军吉普带着刺耳的噪音刹在我面前。一个人推开车门对我大喊:“上车!”是大猪。“上什么车?”
   
  “南浦大桥!南浦大桥!老大派我们小队支援南浦大桥!”二猪从中信泰富办公楼入口那边冲出来,全身野战装束,边跑边喊,”光纤中继站被摧毁了,那边情况顶不住了!”
   
  我根本没有思考的余地,被二猪一把推进车里,随后野战军服盖在我脸上。
   
  野战吉普野马嘶鸣一般发动着,路依依从商场门口跑出来,拎着大大小小的购物袋跑到我们的车边:“喂,江洋!今晚还吃不吃饭啦?”
   
  大猪已经升起了全部的窗玻璃,我只能挥挥手,知道喊什么路依依也听不见。路依依拍打着我们的窗户,嘟着嘴还在说着什么,车已经发动了。她跟车跑了几步,终于被抛下。
   
  我从后窗看出去,空阔无人的南京西路上,一个女孩提着购物袋,孤零零地站在那里。
   
  我们还没赶到江边,远远的就被那景象震撼了。
   
  一只足有三层楼高的捕食者,正站在和平饭店的前门处,和平饭店半边塌着,不知道是不是这东西着陆的时候撞的。无数的子弹混杂着轻型反坦克炮的炮弹倾泄在它身上,阵阵硝烟里,那个巨大的东西收拢蟑螂背壳似的两片东西防御身体两侧,岿然不动。这是我第一次那么逼近地看见捕食者,它拥有无数肉质的触须、蟑螂背壳般的翼,花岗岩一样的皮肤,一张海葵那样的”嘴”。
   
  即使地狱的老大撒旦也不会容忍这样丑陋的东西生活在自己的地盘上。“我靠我真的没看错么?”二猪喃喃。“技术部呼叫宪兵部,我们即将赶到江边。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有一只捕食者降落下来了?”大猪一手打着方向盘,一手持着对讲机狂吼。“这是你们技术部的事,我们宪兵部怎么知道?”宪兵部的兄弟也够横的,”你们有没有带重型武器?把这个东西敲掉再说。”
   
  “那是你们宪兵部的事,我们技术部不管!我们是来维修泡防御发生器的光纤中继站的,光纤中继站和备用通路全部都被破坏了!找熟悉地形的人过来,要一个班,带我们去找断点。”
   
  “一个班?我哪有一个班?我已经动员全部人手带重武器往那边集中了。你也不用找什么断点,断点就在那个大东西屁股下面,它正坐在上面呢!”
   
  “我靠!!!”大猪把对讲机往旁边的座椅上一扔,野战吉普骤然加速。“泡防御出现过孔洞,否则这东西进不来。”我说。
   
  这是以前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情,不过理论上来说,当泡防御的能源供给出现问题,或者能量密度严重失衡的时候,某些区域可能出现孔洞。这个东西应该就是在光流轰炸造成孔洞的一瞬间钻了进来,即便这个瞬间可能只有零点几秒,不过以它的速度,已经足够了。
   
  它钻进来直接扑向了光纤中继站……这些东西的智慧开始令我觉得后脊发凉。
   
  一个又大又沉的铁东西砸在我怀里,我差点翻到座位下去。“你搞什么?”我瞪着二猪。“肩扛式导弹,你拿着!”二猪含含糊糊地说着,把一件四联装反坦克火箭扔到了前座去,大猪一把捞住背带,头也不回。“多亏是特备车辆,我们还真带了重武器。”二猪还是含含糊糊的。这是因为他手操一件m4,嘴里正叼着黑色帆布的枪榴弹子弹带。这个清秀的家伙脸上横生一股杀气,还在一件一件地从座椅后面抄出我叫不出名字的铁家伙来。“早知道你们是玩真的,我就不签军事服务协议了!”
   
  我话刚出口,大猪就强行刹车,车门也被震开了,我抱着肩扛式导弹一骨碌滚了下去,等我爬起来,大猪二猪已经扛着重武器向捕食者那边跑过去了。
   
  “隐蔽!隐蔽!”有人在外面高声大喊。
   
  我紧紧贴在墙后,空气里无处不是酸雾的刺鼻气味。我把最后一枚巡热导弹滑进弹槽,解开了保险栓,紧紧地把发射器抱在怀里。脸皮好象都被这些酸雾腐蚀得发软了,一阵阵地刺痛。
   
  伴随着”嘶”的巨响,更浓烈的酸气扑面而来,空气中弥漫着芥子气似的黄绿色。我看见墙外的街道上同色的高压液柱横过,那些液体像是粘稠的,留在红砖墙上缓缓地滑下,墙壁的颜色变浅了。
   
  这是那个大东西的武器之一,像是它的口水,不过喷到人身上就不是受点侮辱那么简单了。“攻击!”还是刚才那个人大哈。
   
  我跳出去单膝跪下,在护目镜中迅速地寻找目标,又迅速地扣动发射擎,狼狈地闪了回来。这个时候隐藏在墙后和门洞中以及其他掩体里的宪兵们也纷纷跳出来,避开地上一滩一滩的黄色酸液,对准那个四不像大家伙开火。二猪距离它已经是最近了,只有不到二十米的距离,他的枪榴弹也已经打空,拿着m4无奈地扫射了几下。那些子弹打在捕食者身上全无效果,即使我那枚可以让一辆豹式坦克瘫痪的肩扛式导弹,也不过是在它身上炸开了一朵梢显耀眼的火花。
   
  不过它似乎也受了一点小伤,花岗石一样的皮肤裂开了四道口子,露出里面腮一样深红的东西。它像是吸入大量空气以求自我修复,尽管我不清楚那是什么原理,不过从一张一合的裂口和它涨大复又收缩的躯干来看,这东西是在大喘气。
   
  又是高压水龙一样的酸液柱横扫过街道,我抛下发射器,疲惫地坐下,和对面那具整个面部都已经融化的尸体相对。他身上还穿着宪兵的制服,脖子上挂着微型冲锋枪,黄绿色的酸液从他惨白的下巴往下滴落。
   
  我从未想过自己能够那么安静地面对一具只该出现在恐怖片里的尸体。看着第一个宪兵被杀的时候我惊恐得忘记了躲闪,大猪一脚把我飞踹到工商银行的门洞里,才躲过了随即袭来的酸液。确实是可怖的场景,那东西的触须忽然绞住了宪兵的胸口,而后收紧,所有肋骨一瞬间被压碎,一个成年男人的胸口被勒得像是二八少女的细腰,鲜血和脏器都从嘴里涌出来。但是我现在已经不怕了,看得已经很多了,酸液……触须……一个接一个人倒下,我活到现在只是我运气太好,有种从胸口里横生的勇气让我觉得我本该和那些已经倒下的兄弟一样。既然我赚了,就不吝把赚来的这条命再押上赌桌。
   
  我手脚并用地爬过去,想去摘他脖子上的微冲。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起来。“谁?忙着呢!”我大吼。“我,就在你对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