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上海堡垒 > 第九章

第九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我拿餐巾擦了擦嘴站了起来,林澜从旁边的椅子上提起她的包。
   
  “你还有没有时间?我们出去溜达一圈换换气。”我说。
   
  “好啊。”林澜说。
   
  我们走出了新镇江酒家,夜色正浓,头顶上一盏昏黄的路灯,那些树的叶子切碎了灯光,疏疏碎碎的洒下来。
   
  我想起两年前,北大28楼前就是这个味道,安静中有一股草木的气息,看不见人,光色像是发旧的相片儿。
   
  真是蹩脚,又是一次毫无意义的吃饭。
   
  我们坐下来就开始争论是该点牛肉还是猪肉,而后点菜的小伙子加入战团,说牛肉三张食品券而猪肉两张,我们就菜色做了一下妥协之后就开始讨论喝什么,然后在漫长的等菜过程中每人去架子上拿了一本杂志翻过来掉过去的看,看完了相互交换,继续阅读。
   
  最后我们交换了一下看法,一致认为大猪最近和张皓眉来眼去极为暧昧,然后赫然盘子里的饭菜就空了。
   
  若干次我看着林澜在那里安安静静的翻页,她耳朵边的一缕头发挠得我好像耳边也痒了起来,我张张嘴想说林澜,有没有什么时候你觉得我还是很感人的……这么问真是很傻,也是我一再地打消了这个念头。
   
  我们上了那辆奥迪,将军的配车。
   
  “我们去哪里?”林澜忽然问。
   
  “不知道,开着兜兜看吧。”我说。
   
  “嗯。”她点头。
   
  于是黑色的军车在高架上漫无目的地开着,一溜黄色的灯光绵延着远去,像是一条虚无缥缈的路引着你去一个虚无飘渺的地方。
   
  没有交警,我痛快地把速度提了起来,底盘沉重的奥迪开起来像是贴着地面飞驰。
   
  林澜似乎有些倦了,把脸蛋贴在椅背上昏昏欲睡。
   
  她的睫毛浓重而面庞干净,闭上眼睛的时候像个不大的娃娃。
   
  我心里动了动,想许多年以后我是不是会很怀念这个时刻:夜色下我驾着一辆车,油箱里有足够的油,面前是一条空旷笔直的路,旁边一个我喜欢而又似乎不讨厌我的女人安安静静地就要睡着。
   
  手机不合时宜地响了起来。
   
  “江洋,你现在的位置在那里?”大猪在那边似乎很快活的喊。
   
  “人民广场,接近南浦大桥。”我没好气。
   
  “老大的车你开出了是吧?”
   
  “他自己把钥匙给我的。”
   
  “没人说你偷车。
   
  正好,你顺路去张江镇那边检查一下泡防御发生器16号,我这边显示它的能源输出不太稳定,波动指数超过了0。45的警戒线。”
   
  “我靠!”
   
  “我也没得罪你,你为什么又靠?”
   
  “罗嗦。”
   
  “我只是想要一个被靠的理由。”大猪不依不饶地。
   
  “该要你们出来助拳的时候没人,不该你们出场尽来捣乱。”
   
  “有什么事情我和二猪失了义气没给你助拳么?”大猪的好奇心明显是被调动了。
   
  我没了脾气:“算了,这事儿你们没法助拳。”电话那边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传来大猪恍然大悟的声音:“哦……那我明白了!那你带上尉同志去检查一下泡防御发生器16号吧。
   
  我们距离那边最近的技术员就是你,今夜上空聚集的捕食者数量大得可怕,很可能是一轮新的轰炸,别出事。”电话挂断了,林澜正在一旁看我。
   
  “有没有兴趣顺路去检查泡防御发生器?”
   
  “无所谓。”她睡眼惺忪,甩掉鞋子抱着双腿缩在车座上。
   
  我出示了泡防御指挥部带着紫色槐花标记的预备役军官证:“我是来检修泡防御发生器的。”年轻的宪兵仔细查验了我的证件,端详我的面容,而后冷冷的端详我背后的林澜。
   
  “指挥部的林上尉,她是来……”我耸耸肩,”视察工作进度的。”林澜瞪了眼睛看我,我回瞪回去。
   
  铁丝网门洞开了,惨白的灯光下,是7488部队特有的银色单翼鹰标志。
   
  “喂!把后面那个工具箱给我!”我擦了一把额头上的汗,从机械臂的控制台前退出来,对着林澜喊。
   
  周围看不见人影,只有她正百无聊赖地坐在我距离我二十米远的地面上,仰头看天。
   
  这里方圆一公里的地面都被绝缘的软质橡胶覆盖,表面上贴了防滑的胶粒,让人想起学校的塑胶跑道,那时候我们的跑道边也零零星星坐着这样的女孩,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在等她们的男孩跑完全程。
   
  “哪一个?”
   
  “黑色的,金属外壳的那个。”林澜很听话地爬起来,从一大堆工具箱里翻出了一个,拎着向我走来。
   
  我笑了笑,她总是这么听话的,只要你说林澜,你帮我一个忙吧,于是林澜就去了,你甚至可以叫她给你买一个冰淇淋,不过她会说那么你给我两份钱,我自己也要吃一个……可是我知道她的心里并不是一个听话的乖女孩。
   
  她会撒谎会骗人,就像第一次我看见她的时候。
   
  “给你。”她把工具箱放在我脚下,站在那里不走。
   
  “你离远一点。”我说,”这里可能有静电。”
   
  “嗯,”她答应着,”发生器有问题么?”
   
  “还看不出来,不过能量反应在衰减,波动指数也很大。”我递给她一个护目镜,”戴上。”我自己也扣上一个护目镜,把工具箱里的指令卡插进卡槽里。
   
  这个指令卡不是所有技术人员都有的,我是早期受过硬件培训的人,持有这张卡,意味着我可以打开泡防御发生器的内部电路。
   
  机械臂缓缓地伸展出去,它足有十五米长,顶端附有一个监视器,我瞄着屏幕缓缓地修正位置。
   
  发生器是一个高达六十米的黑色巨大柱形物,全部是以含铱的钛合金板材包裹,顶部有白色的耀眼亮光透出来,而它直接和泡界面相接。
   
  泡界面并非是像一个倒扣的铁锅那样扣在上海的上空,在泡防御发生器所在的位置,界面会极度弯曲,形成一个下凹的点,像是一根针从上面刺了下来,针尖指在泡防御发生器的顶端。
   
  可是这张泡界面并不破裂就是了。
   
  机械臂上的芯片和阀门锁接触了,厚达三十厘米的钛金板缓慢地下移,整个机械臂自动进入了内部电路进行接驳。
   
  我看着屏幕上自动调出的监视界面,上面不同的数字开始快速闪动。
   
  整个检查过程要消耗20分钟,20分钟内我不能离开这里。
   
  “你找个地方歇着还是在这里陪我聊天?”我说。
   
  “陪你聊天吧,别的地方也没意思。”林澜认真的看着那个半融在夜幕里的巨大机械,她微微嘟起嘴来,像个小孩一样满是好奇。
   
  “好玩么?”我说,想嘲笑她一下。
   
  “嗯,有点意思,我没有来过这里,我又不是技术员。”林澜难得的老实。
   
  我心里动了一下:“你为什么参军?”
   
  “我小时候被娇惯得很厉害,”林澜背靠在机械臂控制台的外壁上,仰头看着天空,”我爸爸是个大校,在总政。
   
  那时候他在保定,我和妈妈住在北京,他很少回来看我们,每次都给我留一大堆的作业,看我的成绩单。
   
  他总是对我说,澜澜要好好学习,爸爸回来看你的成绩。
   
  然后又给我报了素描班手工艺班和古筝班,我记得我小时候就总是妈妈带着我在北京街头跑,从一个班赶下个班,那时候风沙蛮大的。”
   
  “我可没那些事,我记得我整天就是打街机了,我娘熟悉学校周围每个街机室,找不到我就一个一个去转。”
   
  “可是我不喜欢上课,后来我就逃学了。”
   
  “哦?再后来呢?”
   
  “我不知道我为什么逃学,也许只是为了告诉我爸爸我不想那样,让他知道只是偶尔告诉我要好好学习当个乖女孩是没用的。
   
  现在我也这么想,要长成一个乖女孩可不容易。”
   
  “你还算蛮乖了。”
   
  “你这么觉得?”
   
  “表面上。”
   
  “嗯,”林澜漫不经心地应了,”可是我逃了学不知道往哪里去,又不敢离开学校太远,周围的地方我都不熟悉。
   
  我就坐在学校后面基建工地的沙滩上,玩我爸爸买给我的变形金刚。”
   
  “你还玩变形金刚?”
   
  “嗯,我小时候不是一个喜欢娃娃的女孩……我把变形金刚埋在沙子里再挖出来,埋进去再挖出来,埋得越来越沈。
   
  终于有一次我再也挖不到它了,我使劲地挖啊挖啊,挖了整个下午,坐在那里哇哇大哭。”林澜声音低低的,”我那时候才知道我真的是很喜欢我爸爸买给我的那个玩具,后来我想他是我一生里最重要的男人了。”
   
  “嗯,然后呢?”我觉得我无需说什么,现在只要听就好了。
   
  “后来我爸爸知道了我逃学,狠狠地打我。
   
  可是我那时候已经玩野了,说什么都不听。
   
  他打了我,我立刻就跑出去。
   
  学校几个学习不好的男孩都和我很熟,带着我在周围瞎混,有时候夜深人静我们还唱着歌在路上闹,就是不愿意回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