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王子病的春天 > Extra6

Extra6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翌日起来,遥远有种下不了床的感觉,昨晚上那狂风骤雨的一轮简直是既难受又爽翻了,他无法形容那是什么滋味,但他很喜欢。
  偶尔来上这么一次感觉不错,但天天来肯定会死掉的。
  
  然而当他走出客厅,就发现谭睿康好像变了个人似的。
  谭睿康今天没有去上班,起来的时候也没有亲遥远,没有做早饭,坐在茶几前抽烟。
  遥远本来想不玩了,告诉他详情,结果看到餐桌上空空如也,瞬间就怒了。
  
  没有早饭?!昨晚上被那样来,早上不知道做点好吃的来补偿?居然没有早饭?!是可忍孰不可忍!
  
  遥远脸色黑了,进去刷牙洗脸,顺便洗澡清理干净。
  谭睿康始终没有说话,双眼中蕴含着难言的痛苦,眼中布满红丝,就像座雕像坐着。
  遥远本来想告诉他的,现在又不想说了,自己开微波炉热早饭吃,不做拉倒,我自己会做饭。
  叮的一声,遥远泡了自己的茶,无所谓地吃早饭。
  “什么时候结婚?需要我去联系不。”谭睿康的声音已经沙了。
  遥远说:“不知道呢,先订婚再说,你忙你的吧,没事,我自己来就行,到时候还得问问思琪她家的意思。”
  谭睿康说:“我上班去了。”
  遥远道:“哦。”
  谭睿康起身走了,遥远心想不会去寻短见吧,应该不会……谭睿康的心理一向很坚强的,他知道遥远也离不开他,不可能去跳楼撞车什么的。
  
  当天谭睿康很早就下班回来,遥远本来都打算饶了他了,但谭睿康的反应明显超出了预期,而且居然没买菜!
  遥远决定再给他一枚炸弹尝尝,反正都准备了,不打击报复也是浪费。
  他穿着睡衣,坐在餐桌前,面前一大叠红色的婚礼请柬。
  谭睿康静静地看着他写。
  
  新郎:赵遥远。新娘:魏思琪。
  “晚饭去哪吃?”遥远头也不抬问道。
  谭睿康说:“你写完再说。”
  
  遥远说:“你帮我写几张,你的朋友你请。”
  谭睿康没有接,看着遥远,遥远又推了推,说:“喏。”
  谭睿康接过,摇了摇头,没说什么,摊开请柬,写上——
  新郎:赵遥远。新娘:魏思琪。
  
  “你结婚那会。”遥远笑道:“也是我帮你写的请柬,记得么?”
  谭睿康没有说话,遥远看了看,在新郎一栏写上:赵遥远,又在新娘那里写上:谭睿康。
  “要是咱们能结婚就好了。”遥远漫不经心道。
  谭睿康在自己那张请柬上填上新郎:马骝。新娘:牛奶仔。
  遥远笑了起来,谭睿康没有笑,说:“你写吧,我去洗澡,写完出去吃饭。”
  
  谭睿康拿了衣服进浴室,遥远在外面偷听,听到浴室里传来谭睿康压抑的哭声,他哭了很久。
  遥远又凑到磨砂玻璃前朝里面张望,看到谭睿康的身影跪着,伏在浴缸的边缘,痛苦地颤抖。
  
  要怎么说清楚呢?遥远发现自己好像又玩得有点过头了。
  
  谭睿康几乎不说话了,大部分时间都在沉默,沉默得近乎可怕。
  翌日早上,遥远说:“哦,对了。”
  谭睿康坐在门边穿球鞋,没有看他,遥远道:“晚上订婚宴,七点,在福田喜来登酒店,407包间,两家人摆一桌。”
  谭睿康说:“知道了。”
  
  谭睿康开门出去,临走时问:“订婚钻戒准备好了么?”
  遥远说:“没有,待会和我爸去买。”
  谭睿康道:“我下班前去买吧,六点半到那里。”
  他头也不回地关上门,走了。
  
  遥远在想谭睿康晚上去喜来登酒店,对着一个空空如也的包间,不知道会有什么表情,当场就笑抽了。
  他把两大两小四只猫喂好,公司经理打电话来,遥远想起今天要开始干活,便出门去带兼职学生认路。
  
  赵国刚恰好也来了公司,看着好几个大学生,问遥远:“宝宝,你打算今天去买东西?”
  数名大学生马上狂笑,遥远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怒道:“别这么叫!我还活不活了!”
  赵国刚说:“进来,有事问你。”
  遥远进办公室,顺手带上门,学生们都知道赵国刚是这个公司的老总,不禁议论纷纷。
  
  “你要买东西么?我给你带?”遥远说。
  赵国刚给他一张单子,说:“健身中心的预算你看看,暂时不用带东西,你没找思琪联系了?合不合适也不说,光请一顿饭这就算完了?”
  遥远一听到就头疼,说:“你管这么多做什么?”
  赵国刚道:“怎么不管?你不喜欢就再找个合适的,你的眼光太高了,思琪是好女孩,这样都看不上……”
  遥远到办公桌旁坐下,自顾自捋衬衣袖子,说:“这不关眼光高不高的事,我不想结婚。”
  赵国刚道:“怎么能不结婚?!”
  遥远马上道:“凭什么不能不结婚?你自己要结婚就必须要求全天下人都和你一样,这是什么道理?!”
  赵国刚道:“全天下结不结婚我管不着,你是我儿子,你必须结婚!”
  遥远:“算了吧,你去再婚的时候还惦记着我是你儿子了?”
  
  赵国刚道:“你为什么不想结婚?”
  遥远道:“我为什么要想结婚?这么过就挺好,你不让我去相亲我一直不想说,现在你给我安排相亲了,我就得说清楚,我真没结婚的打算,而且以后别再让我去相亲了,没这个兴趣。这次是给你面子,下次我可就装作吃了摇|头|丸去见面了。”
  赵国刚:“你……”
  遥远道:“你要延续赵家的香火就找你小儿子去啊,我又没这个责任。”
  赵国刚:“不提这个,你不结婚,老了以后谁来照顾你?男人没有女人的照顾会老得很快……”
  遥远:“我哥会照顾我。”
  赵国刚:“睿康也有他的家庭,他离婚以后也会再婚。”
  遥远:“他就算再婚也会照顾我啊!不是一直这么说的吗?你又知道他要再婚了?你问过他的意思没有?他恰恰跟我说以后都不结婚了呢,想找远方亲戚过继个小孩。”
  赵国刚:“你妈妈也不可能让你不结婚……”
  遥远叫道:“让我妈来跟我说啊!你把她叫出来试试?旧账还没算呢,她第一件事就是先给你两巴掌你信不信?”
  
  赵国刚:“……”
  遥远道:“就这样。”
  赵国刚怒道:“你怎么总是这样!你到底成熟不成熟!”
  “我很成熟!”遥远道:“就是因为我长大了,我才会要求决定我自己的人生!当初你要去结婚我没有干预你,现在我不结婚你可不可以让我自己决定!不管我有十个老婆还是没有老婆,你始终都是我爸!但你别用自己的人生原则来规划我,行吗?”
  
  赵国刚气得不住喘气,片刻后他说:“随便你吧,等你四五十岁就会想结婚了。”
  遥远道:“如果到那时候也不想,你千万记得不要再和我重复这段谈话了,我的答案还是一样的。”
  “你不结婚,以后财产留给谁?”赵国刚说:“延续后代是人类的天职……”
  遥远道:“我哥会过继个小孩给我。如果他能生的话,你可以去找他商量。”
  遥远随口就把责任推得干干净净,又道:“你小儿子生了也可以给我个,这多好啊,大家都是一家人了,你不是最烦我跟你老婆关系不好么?等大家这些当事人哪天都千秋万代了,子孙后代一笑泯恩仇,反正身上都流着你的血,谁的财产有什么关系?再过百儿八十年,到我自己都死了,更无所谓钱留给谁了。”
  赵国刚蹙眉说:“宝宝,你说认真的?”
  遥远无所谓道:“爸,你总把钱看得这么重做什么?大不了你也可以找老家爷爷那边过继一个给我啊。能有什么区别?”
  赵国刚道:“你不懂家庭对于一个男人的重要性……”
  “我懂得很!”遥远道:“我比你们都懂!爸!不是结了婚有老婆小孩就叫家庭的!世界上不幸福的家庭何其多?我现在已经有一个家了,请你不要再用你的家庭观来套在我身上!”
  赵国刚长长叹了口气。
  “而且。”遥远道:“有些话我只是不想说得太清楚,我想你早就心里有数了,不是么?你为什么不假装什么也不知道?反正我对你的感情,不因为我结不结婚,或者和谁结婚而改变。”
  
  父子沉默良久。
  遥远知道赵国刚一定知道的,黎菁离婚那会嚷嚷出来,舒妍也是他刻意去安排的,赵国刚不可能什么都不知道。
  
  赵国刚又叹了口气,说:“是爸爸害了你。”
  “不是。”遥远说:“我觉得我很幸福,真的,妈妈去世以后我就一直不幸福,心里总缺点什么,现在我终于过得开心了。我真的很高兴,能活得自由自在的,还能吃饱穿暖,还有我哥陪着我,没什么求而不得的事。你正在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为什么又这么自私,不让我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